在秃头边缘疯狂试探的朝歌

祁樊/朝歌。
谢谢你愿意认识我。

凹凸/全职/魔道/一人之下/灵契。

要撕小窗来,别弄脏我评论。
评论是拿给小朋友们给我提建议的地方。

安迷修/黄少天/江澄/张灵玉
↑底线

❌站内转载,人老了脾气不好
站外请说一声。

头像是太太画的人设,因为很喜欢所以常年不换。

最后,很高兴认识你

一个时代的结束,另一个时代的开始


【羡澄】局中局(番外r18)

https://weibo.com/6638277060/GA7nol0mq局中局番外

虽然只放了一但我存稿还有好多!

所以就先开番外车了√

走微博!翻了给我说声

以及我想要一个小心心

ooc预警

以及有哪位知道怎么给超链改名字吗!求私信告诉呜呜呜

不知道郭先生为何物的请自行百度


【羡澄】局中局

全文高甜无虐 

皇帝羡和亲王澄

稍微剧透一下魏无羡登基年号是永和,很讽刺,因为自从他登基后这天下就未和平过。

ooc预警

这篇是周更,请务必督促我

Chapter 1

 
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朕在位十五年以来,无不为国家百姓忧劳烦心,望能开创伟大之中国,然朕之鲁拙,仍不及理想……今朕如有万一,立二皇子登基为皇,继朕大业,完朕之理想。”

 

太平201年,先帝去逝,立二皇子魏婴为新帝,年号永和。

 

 

 

魏婴坐在极位,下方即使亲王,江澄。这次要不是温家和江家力挺他登基,这天下还说不准是不是他的。

 

江家也就算了,只是温家,他怎么算也算不准,为何这次要力挺他。这温氏原来可是三皇子那一派的。

 

这么多年,江澄真的好似从未变过。魏婴突然就想起以前的事了,他自小生活在江家,如若没有江家,也不会有现在的他。

 

他还记得第一天到江家时,江澄的眼眸里露出的一丝期待三分惊喜,虽然剩下的六分全是讨厌,不过这倒也并不妨碍小魏婴和小江澄做了朋友。

 

魏婴得知江澄年纪比他小时,一连念叨了好几天,说什么我要做师兄啦,我有师弟啦。听不清楚的人差点以为他有孩子了。

 

大些了,魏婴喜欢叫江澄师妹,无他,少年的江澄美的雌雄莫辨,好些人将他认作女子,每当魏婴看江澄那时的脸色总会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

后来,到了束发的年纪。江澄和魏婴都去了姑苏求学,待归来时,已及冠。魏婴被先皇接回了宫,江澄站在院子里,雪积满了他的肩头,他递给魏婴一封信,叫他回宫后再看。

 

魏婴坐在马车上,摸出那封信来,还是没忍住,拆开来了。信上有很多痕迹,仔细一看还有点润。魏婴笑了,他把信展开,倒是只有一句话。

 

“拿不下皇位就等着已死谢罪吧。”少年的字锋利却带着点柔情,那是独属江澄的字迹。他知道,他一直都知道,江澄就是个锋利又温柔的人。

 

“皇上?皇上?”被人叫醒时魏婴还有点懵,睁眼一看,哪还有什么江澄,空荡荡的宫殿,好像只有他是活的。

 

侍从的太监看着魏婴终于醒来总算是松了口气,圣上要是出了什么问题,他这颗脑袋就别想要了。他惜命,所以也惜魏婴的命。

 

“澄亲王呢?”

 

“回圣上,亲王说今日圣上既然兴致缺缺他便不打扰您了,回亲王府了。”小太监跪伏在地上,声音却带上了颤抖。

 

因为实际上,澄亲王的原话可不是这样客气。江澄先是把魏无羡大骂了一通,然后扯出旧事继续骂,他们几个太监想笑却不敢笑,憋的实属难受。

 

然而这两人还没自觉,一个晕乎乎的想着往事,一个口不择言的骂着,最后气到甩袖离开。

 

魏婴自然听出了小太监的弦外之音,轻轻的摇摇头,心里却乐开了花,江澄还是没变。他和他不仅仅是君臣,更是兄弟,甚至……对方还是他的初恋对象。

 

魏无羡喜欢江澄,从小到大,一如既往。他这辈子坚持最久的恐怕就是喜欢江澄了。只是……魏无羡叹了口气,怕是这样下去那人一辈子也不会知道,也罢自己总归是要立后的,早日断了这念想,也是对两人最好的做法。

 

小太监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魏婴,他刚刚看着魏婴摇头,又很开心的笑了,现在开始叹气。

 

他虽然想知道,可也明白在这宫中,处处都要小心,八卦是万万使不得的,特别是自己眼前这位,毕竟这里可是会吃人的啊。

 

再说说江澄。

 

江澄回到亲王府,偌大的府中,连侍从都少得可怜,若非需要,他更本不想其他人踏足这里。

 

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是在他和魏婴的见证下长大的,他怀念过去,贪恋魏婴的温柔,却晓得他们早已回不去了。

 

都不回去了。

 

江澄和魏婴都明白,自从那封信递给了魏婴,他们就已经变了。魏婴从皇子变成了皇帝,一字之差,他要承担起这天下苍生的命,他不能有错,不可有错。

 

而他江澄,却未变。他依然是那个少年摸样,那个怪脾气,那个温柔又锋利的个性。他一如既往,还在魏婴身边,他将辅佐他成王。

 

Tbc

 
怕有小宝贝看不懂,过来解释解释(剧透剧透)小太监这个角色很重要,他的想法是整篇文的一个伏笔。那封信其实就是一个分界,从你回宫那一刻开始,你是二皇子,而我是宰相之子,你是君我是臣。江澄还是变了,从第三视角来说江澄变化很大,但不管是本人还是魏哥,都觉得他没变。
他(江澄)将辅佐他(魏婴)成王,这里的王就是王位√
他(魏婴)将辅佐他(江澄)成王,这里的王是指江澄的一个变化,反正这个后面会讲,就不多说了

然后再来说说标题,局中局。反正就是我在你的局里算计你,你在我的局里算计我,下章会写到第一个局,温氏下给魏哥和江澄的一个局。顺便提一句,这边的爵位啊什么的采用的都是唐朝,虽然我觉得大部分都差不多。亲王这里他应该是指皇帝的皇兄皇弟,但这里是魏哥另外给澄澄封的,他官最大他任性。

这篇是周更啊啊啊啊!一周最多最多两更,一更平均在2000字上下。内容排的比较紧,有时候连我自己都快搞不清楚写哪了

以及后排提醒,下章开虐

来个剧透

“江澄站在城门口,他不知道该不该恨魏婴。他觉得他不该,但他有理由该。”

……

“可他这条命,是用他爹娘,师兄师妹以及全族一百五十余人换来的。他不敢冲动,也不能冲动。”
 

而我已忘却他的容颜(上)

莫要纠结细节问题,不想修了。因为我感觉头上凉凉的。
私设一堆,认祖归宗那个我记不清原著里有没有了,就先这样写了。而且夷陵老祖羡和重生到莫玄羽身上的魏无羡不是同一个人,重生后的魏无羡不一样了,可能是或多或少的受到了莫玄羽的影响。
我也不知道是什么pa
大概是玻璃糖
ooc预警
大概是我记得所有却独独忘了你?
!be还是he看你们✨✨👀
!剧情走的有点快,感情线上一世只有一句话
!3000+祝阅读愉快

正文:

而我已忘却他的容颜。

江澄坐在病床上,手里削着苹果,思绪却回到前两天,他在上学路上发生了车祸,幸好没事没有什么大事。江庆离却被吓的不轻,执意要他在医院里呆上几天,他纠不过她,也只好在这儿带着。只是他感觉有什么不对,很奇怪。而且这几天晚上老是惊醒。

江澄咬了口苹果,沉思着。像是拼命想想起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无力感。啧,还真是令人不爽啊。

待他出院回学校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,学校的气氛有些怪异。江澄起了疑心,偏偏他问什么同学都不告诉他。江澄烦躁的听完了课,准备回家后问问姐姐。

江庆离端着排骨汤,看着匆匆跑回来的江澄,轻轻叹了口气,把排骨汤放在桌上。

“说吧,阿澄你想问什么?”娇美的女子皱起了眉头,眼神里带着的是一片温柔。

“姐姐,我到底忘了些什么东西?”江澄抬起头望着她,期待着她给的回复。

“阿澄,你当真记不起阿羡了?”江庆离面带严肃的问他。

半大的少年眨巴着眼睛凝视着她,眸子里是疑惑和不解,沉思片刻,开了口:“阿羡?姐姐,我们家中有这个人吗?”

江庆离瞬间脱了力,江澄连忙上前扶住了她,他搞不清楚这个阿羡是谁,也不知他在自己家中是个如何的存在。

把姐姐扶回了床上,姐姐身体不好,他是一直知晓的。床头柜的相册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是他和姐姐还有另一个少年的合影。这少年他似乎认识,却想不起究竟是谁。难道,这人就是姐姐口中的阿羡?

一阵头痛袭来,江澄按着太阳穴,蹲坐在地上。思路却清晰了起来,如若真的是他忘了阿羡,那么阿羡肯定是他恢复完全记忆的一个突破点。

过了好一阵,头痛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了。江澄站起身来,把照片翻过来,看到了背面。

是他的签名和一个写的龙飞凤舞的名字。他仔细看了半天,总算认出来这写的是“魏无羡”三个字。刚刚去的头痛感这次更甚,似是要将他撕裂。耳边突然传来了人的说话声。

是个少年的声音。

“将来你做家主,我就做你下属,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。姑苏蓝氏有双壁,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!”

“江澄!你醒醒,要上课了,快起床!”

“师妹,来,一起喝天子笑呀。”

待声音散去,头痛感也不强烈了。江澄静静的走出了房间,回到自己的卧室,门合上那一刻,他才真正的放松下来。

江澄想,那个声音应该就是魏无羡的。只是,自己与他究竟是什么关系?家中一向只有他和姐姐,等等不对,曾经还有一人住在这里。江澄看了看房间里双份的用品,揉了揉太阳穴。
现在他可以肯定了,这个魏无羡肯定曾经是家中的一员,甚至与自己同吃同喝同住,自己与他关系定不一般。从姐姐的态度来看,说不定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人。而且,一接触到有关他的东西,自己就会头痛,并且愈来愈严重,更甚至听到了他的声音。

那是否接触的更多,他想起来也会更多。江澄觉得自己抓住了关键,从床上坐起来,决定去试一试。

那家中,有些什么东西和魏无羡有关?他不知道,姐姐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,他便只能选择碰运气。

走遍了家中所有的地方,头痛的次数越来越多,痛感却越来越小,而他回忆起的东西也愈来愈多。只是,他还是想不起,魏无羡到底是谁。

他只能回忆以前他们在一起生活的片段,其他的完全不知。很晚了,透过窗户江澄看见的是漆黑一片的夜。胡乱的刨了几口饭菜,匆匆忙忙的上了楼。明天再想也不迟。

这天晚上,他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是一个与他长得很相似的少年,坐在草地上,抱着狗,对面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。双方似乎是在争辩着什么,他听见男人叫少年为“江澄”。少年称呼男人为“父亲”。

这个场面他很熟悉,似乎他也经历过这个场面。他想,这该不会是他的上一世吧。还没多想,江澄看到少年和男人开始走动了,他连忙跟上。中途不小心撞到不少人,刚想道歉却发现自己似乎是灵魂状态。

为了验证这个想法,江澄找了面墙,撞过去。不出他所料,果真穿了过去。这一撞却把那对父子给撞丢了,江澄随意的在院子里穿梭,一不小心出了门,他抬头看去。

云梦。

江澄愣住了,他所在的那个世界,家里公司也叫云梦。他宁愿相信这是他的上一世,也不愿相信这是巧合。巧合,巧合,世上哪有什么巧合。

江澄突然看见江父牵着个少年的手,而“江澄”抱着狗。“江澄”一脸阴沉的把狗拿给侍从,让他拿去放生。少年好奇的忘了他们一脸,却被狗崽给吓得拽住了江父的手臂。

“莫怕,我已让晚吟处理掉狗了。云梦里无狗,你放心进罢。”江父注意到孩子的异常,拍着他背部轻声安慰道。

而一旁“江澄”的脸已黑的似是夜幕,江父把两个孩子带进祠堂。认祖归宗?江澄想着,也一并跟了上去。不出他所料,还真是认祖归宗。“江澄”看起来更加不开心了,那孩子看了看江澄,又看了看江父,最终还是跪下进行仪式。

江澄已经确认这孩子就是魏无羡,按照这相差无几的发展,再过不久应该就能发现那个世界自己与魏无羡的关系了。

刚开始“江澄”和魏无羡的关系还很差,慢慢的越来越好,两人共住一间房,共睡一张床。江澄发现自己似乎和这个“江澄”有某种感应,他的心情自己也能感觉到。

发现此点后,“江澄”在他眼里更加奇怪,口上明明说着让魏无羡滚,自己这感应到的却是想让魏无羡留下。只可惜他是灵魂状态,什么都做不了。他想,这个江澄还真是口是心非,也幸亏魏无羡似乎能看透他心里所想,否则以“他”的性子,保不准要闹出什么事。

江澄感觉自己愈来愈像老妈子,天天操心这个,操心那个。

幼儿时代过得太快,以至于江澄还没好好关注,两个人就都长大了。半大的少年,一个初长成,一个正在发育。江澄头一次体会到了岁月带来的沧桑感。不过这个感觉也没持续太久。很快,他就迎来另外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受。
“江澄”和魏无羡都长大了,十五六岁的少年比以前更加耀眼了,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。

直到,江家被灭。

江澄感受到的了滔天的愤怒,是他和“江澄”。江澄沉默的看着他们二人,一个承担了江家的重担,另一人进了乱葬岗。他看着“江澄”每个月底拎着天子笑独自痛饮,又看魏无羡拿着笛子吹一曲那年的歌。

后来,魏无羡被“江澄”一箭穿心时,他感觉到的却是悲伤,无奈,难受和一丝崩溃。江澄其实知道,这个世界的他喜欢魏无羡,只是迫于面子而不敢说。

再后来,“江澄”还是每月底拎着天子笑在乱葬岗痛饮,而那笛子却再也没被吹响过。“江澄”每日处理完事情回房头一件事,便是取出挂在身上的陈情,仔仔细细的擦拭。一般擦还一边与它聊天。

世人不知,这江宗主已疯。

江澄知道,他能体会到“他”的心情。就算知道这个魏无羡不一样,他也还是魏无羡。

十三年后,夷陵老祖重现世,已成莫玄羽。

江澄担心的看着“江澄”,他也不清楚“江澄”会干什么。幸好,人前“江澄”还是那个江宗主,人后他也管不住。

他看着“江澄”发狂,却又在侍女进来的那一刻,又恢复正常。“江澄”现在只有金陵了,若真要说他也算一个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每当“江澄”发疯发狂时,他总会忍不住怀念“他”和魏无羡相处的那段时间。

后来,“江澄”听说魏无羡和蓝家二公子结为道侣,又听了当年的真相。江澄看着他明明想开口,却不知为何又闭上了嘴。

但江澄知道,因为这个“魏无羡”不是曾经那个魏无羡,他们都变了。要真说唯一没变的,竟还是江澄这个灵魂。江澄想,他已经看完他们俩的一生了,为何还要留在此处。

这个念头刚刚一出来,江澄就醒了。这一醒,倒是记忆都回来了,头痛感更强烈。姐姐正趴在他身上,呼吸很浅。江澄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来,穿好衣服,站在阳台处。他想不通,这一世的魏无羡去了哪?

【凯柠】Forgotten lands

别看文案这么严肃其实它是一篇轻松爆笑向的小段子

1.
安莉洁第一次到遗忘之地是在五年前。
那是一次不怎么美好的回忆。

2.
传说中的遗忘之地是在一个荒废的小镇。
当然,是在地底下。
不然你家的罪恶之都是在上面啊。

3.
言归正传
当年的安莉洁是误打误撞闯进去的,小安莉洁被吓着了,小安莉洁哭了。
凯莉就是这时候出现的,她先是递了根棒棒糖给安莉洁然后又收了回去。
于是本来没哭了的安莉洁又哭了。

4.
最后凯莉小姐为了安慰小安莉洁,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糖都给她了。
然后她收获了一只安莉洁·腿挂件
那啥春天我种下一颗糖,秋天我收获一个安莉洁?

5.
凯莉小姐和安莉洁小妹妹的孽缘就开始了。

tbc

【凯柠】Forgotten lands/预告


被罪恶掩盖,被钱财迷惑,被谎言欺骗

欢迎来到遗忘之地

请问你要来点什么

恐惧还是绝望?

只是预告兴趣来了再开写,或许有人看也会写?

重点p5
每二十热度随机抽一个,有想看的可以评论点梗什么的
截止到我250粉

cp向all嘉
占tag妨碍到您欣赏作品致歉

【嘉瑞/r18】地狱自在人心

走石墨叭微博不敢顶风作案
https://shimo.im/docs/1TrPd6w3SK4REtI8

手机党走评论
严重ooc预警

狮生日快乐!

【雷卡】start

【雷卡】start
设定是长期生活在国外,中文并不熟练的雷狮X并不熟练外语的卡米尔
是幼年时期!
是趁着空闲时间的摸鱼!

故事的开端是一个雨夜,当时才五岁的卡米尔独自坐在巷口,脸上带着似是被打而染上的猩红。
触目惊心。
雷狮就是在这个时候遇见卡米尔的,一言不发。他一眼看出这就是在宴席上提前离去的卡米尔,只是未曾想到他这般狼狈。
想起卡米尔离去时他父亲的表情,再低头一看卡米尔的脸,就算他没有脑子都该猜出来,而且他雷狮可不是傻子。
想了许多,对视上他的眼眸,心里还是漏了一拍。大海的颜色!年幼的雷狮想起自己曾在书中读到的大海,难得的纠结了,是大海美还是这个瘦不拉几的小子的眼睛美?
这个问题即使是雷狮长大后也无法想通,待到他们都再大些时,他才明白,二者不能相提并论,如果真要争个胜负,那还是卡米尔的眼睛美。
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。

第二次相遇也不如童话故事里写的那般美好,虽然他们都不是童话故事的主角。
雷狮因为被某种糖果的包装给吸引而第一次走进糖果店,好奇的张望着,一个小小的身影挡住了他,雷狮低头看了好一会儿,才发现是他名义上的弟弟,卡米尔。
无言,两人的目光焦点聚集在同一个糖罐上。雷狮垫脚把糖罐递给售货员,用着并不熟练的中文付了款。转身便把糖罐扔给了卡米尔,卡米尔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手中的糖罐,小跑着出了店。
前方是片公园,雷狮悠过去时发现卡米尔蹲在草丛边不知在干什么。
"What are you doing?"
注视到那人儿的疑问才发现对方听不懂自己的话。结结巴巴的用着中文又解释了一遍,"你,在干什么?"
卡米尔抬头看着雷狮,把藏在手心上的小皇冠拿给雷狮看,那是拿花做成的,看得出制作人的用心。
卡米尔踮起脚尖,雷狮似乎明白了什么,配合着他蹲下身子。卡米尔把皇冠轻轻的戴在雷狮头上。而后在长达几十年的征途中,那个花做的皇冠一直被保存在雷狮的回忆里。
但彼时的雷狮和卡米尔,前者刚满十岁,后者年仅七岁。

待到他们再年长些,莫约十五左右。卡米尔已经寸步不离了。雷狮倒是不介意,卡米尔自己却越发不好意思。到不是因为什么杂言碎语,好吧说实话其实有一部分,但更多还是觉得自己太麻烦雷狮。
但是在那天晚上,雷狮摸黑进他房间悄悄的对他说:
"卡米尔,我要离开这儿,你走不走?"
他还是坚决的点了点头。
抱歉大哥,既然您选择了我,那就麻烦您请不要抛弃我。而我将献上所有忠诚,只要您愿意,我会将我的一切全部献给您,从灵魂乃至肉体。
原因无他,感谢您将我从深渊之中拯救。

end